山城雾气

十分喜爱出久
接受所有出久、叶修相关cp
接受所有角色的水仙(大概)

【王喻高叶】全场最佳



OOC



欢脱向



剧毒慎入



剧毒!!!!!!!







王杰希做魔药,类似于迷情剂的那种。他在放自己的头发时看到窗外闪过一搓毛。不知道为什么,他打了个冷颤。



“那撮毛长得跟个喻文州似的,怪恶心。”他这么说。



他转了个身,去拿骨粉。



在药里依次放入三十六朵玫瑰,八朵郁金香,还有一搓王杰希的头发之后,药开始噗噗噗冒泡,半透明的液体还冒着烟。



看着很有毒。



王杰希又剪了些头发下去。毕竟魔药的作用主要在于头发。



就是那种狗血魔幻小说里面的那种情节,喝下魔药的人会爱上头发的所有者。至于要让魔力消失的话,就放更多的被喝下魔药那位的头发就好了。大概就是两边头发互相盖来盖去的故事。


很容易让人秃头的药剂,而且出现的场景老套又单调,大概是五百年前流行的言情小说才会有的玩意。



王杰希就不觉得这俗套,早就被叶修蒙蔽了双眼的男人,要什么智商。智商的缺失让他没有发现药锅里混着些别的什么东西。



魔药还有好些时间,正好蓝雨主城的正副城市来访。王杰希忍着恶心,和喻黄二人客套说了几句,便找借口离开了。


转身的时候,他好像看到了喻文州的头皮若有若无地闪着光。



喻文州今天笑的格外瘆人,嘴角都要戳出来怼到黄少天脸上了。王杰希这样想,努力忽视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他又和喻文州握了一次手,彼此都看见了对方眼中快要溢出来的恶心感。



王杰希隔着方巾捏住扫帚,拐了个弯回去了,留下高英杰孤苦无依。



英杰,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王杰希边洗手边想。



最后他把魔药染了个色,在兴欣主城的钟楼上找到了叶修,把药混在酒里递给叶修,然后又开了一瓶一起吨吨吨。



把醉酒的叶修抱到房间,又偷了个香,王杰希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不过几天,微草蓝雨兴欣三城交流。



王杰希站在微草众人前面,看着叶修微微勾起嘴角。



喻文州笑得与那天如出一辙。



叶修走过来,眼前一亮。叶修越过他俩,径直走向高英杰。



王杰希和喻文州同时僵化。



高叶二人相谈甚欢,渐行渐远。



微风拂过,露出高英杰掩藏在黑发下的头皮。光滑蹭亮,让王杰希想自戳双目。



英杰,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微草的未来啊。



的未来啊。



来啊。



啊。









其实来自于我对头发的怨念。



头发快掉光了!!!!!






【all金】巨可爱



软fufu的金——真好啊


————————————


金,他有那——么可爱(比一个大圈)


金是一只兔叽,那种白乎乎、毛茸茸的小兔叽。


金眼睛还没有睁开的时候,就特别皮。


一拱一拱地,把姐姐秋顶个对翻。


然后两只小兔子就你拱我我拱你的玩了一个下午。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银爵先生所说,那真是一个美好的下午。有阳光、有茶点,还有在嬉戏的两只蒲公英一样的团子。


不知道为什么,金比同龄兔子长的要慢。出生晚些隔壁家的嘉德罗斯都长到一只茶杯那么大了,金还只是小小的一团,刚好可以掬在掌心。


说起嘉德罗斯,就免不了提他的死对头,格瑞。


格瑞是金从小就要好的玩伴,在金出生才半天,格瑞和金一个窝了,两只兔子形影不离,金洗澡的时候,格瑞就扒着浴沙盒盯着。


于是总有人打趣他们:


格瑞这是把金当童养媳呢。


嘉德罗斯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这个传言,便找上门来。


想他嘉德罗斯兔中豪杰,打遍天下无敌手,缺在格瑞这里吃了瘪,当然要把场子找回来。


格瑞那家伙,总是找不到影。逗逗那家伙的小童养媳应该也挺有意思。嘉德罗斯这么想着。


于是某一天。


金正在玩银爵带回来的兔兔玩具,是一只超级大的硅胶胡萝卜。


于是金绕着它左转右转,特别兴奋。终于,成功把自己转懵圈了,一头撞在萝卜上。糟糕!爪子太短够不到头怎么办?!


金哼哼唧唧地转出去,想找格瑞寻求安慰,却不想顶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还带着奶香。


抬起头,发现一只脸上有一撮小星星似的黑毛的兔子正瞪着自己。


金吓到打嗝:“叽!……嗯……叽!”


嘉德罗斯心想,这渣渣还怪可爱的。于是给金拍了一下午的背顺气。


看什么?我嘉德罗斯好歹也是一只受到优质教育的兔子!是好孩子!


这就是嘉德罗斯和金的初识了。


后来发生了谁也没有想到的事。


嘉德罗斯越长越重,终于有一天,他把金的窝压塌了。


从此金再也没有让嘉德罗斯进过兔窝窝。


金:“嘉德罗斯,你真的不是一只混到兔子群里的橘猫吗?”


嘉德罗斯:“滚!”


真是一个标准又悲惨的结局啊。


从来就和嘉德罗斯不对盘的雷狮乐坏了。


小边牧得意洋洋地摇着尾巴,一路溜达过来。


雷狮强行尬撩:“金,有没有兴趣谈一场跨越种族的恋爱?”


金对着他的异族朋友翻白眼:“旁友你知道生殖隔离吗?”


雷狮:“开放一点嘛。”


金:“我很开放,甚至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雷狮:“小鬼,我觉得还可以再开放一点。”


金:“你明明自己也没多大。”


金:“还有,我是开放,不是开花——啊啾!啊啾!啊啾!”


金打了三个巨响的喷嚏,把自己吓懵了,也成功地让雷狮笑倒在地。


后来秋把雷狮推了出去。


在换毛期还来,怕不是石乐志哦。


雷狮很委屈。


天知道金对狗毛过敏啊。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至于雷狮和嘉德罗斯二人沦为难兄难弟还要互怼,那就是后话了。


在兔子界,有一个传奇,那就是双剑兔子安迷修。


安迷修是一只大兔子,有着长长软软的毛。而“双剑”绰号的来由是这只兔子不管去哪里,身上总是带着他的两根萝卜。安迷修称他们为凝晶和流焱。 安迷修可是一只天天听主人念《骑士宣言》的兔子,于是他便自称为双剑骑士。


雷狮表示鄙视:安迷修的智商全加到毛上了吗。


但是金非常喜欢安迷修,认为这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哥,并且表示要和安迷修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说起来雷狮还有一个弟弟,名叫卡米尔,是只黑猫,至今大家都不知道卡米尔为什么可以和雷狮和平共处。卡米尔和金差不多大,尤其喜欢吃甜食,而且对巧克力垂涎已久,据说被雷狮拦下了不下二十次。


金也非常喜欢卡米尔,因为卡米尔过来的时候,总是会带来各种各样的糖果,五颜六色,好吃又好看。


一只小兔子和一只小奶猫吃糖停不下来,双双脱毛。


金:呜呜呜姐姐我不要出门了!!!


——————————————

有人组团偷兔子吗(被斗魔天刑打死



[弟弟组]我愚蠢的欧豆豆啊

内心戏巨多的卡


表面戏巨多的埃


cp注意:卡埃金


cp注意:卡埃金


========================

卡金的场合


“卡米尔?你在听吗?”


金在卡米尔眼前晃来晃去。


卡米尔刚刚完全陷入了自己的脑补中,起因是刚刚金对他笑了。


他笑起来真好看啊。


卡米尔脸红红的,埋到了围巾里。


他对我笑了。


他为什么对我笑?


书上说,正常笑是在表达善意、亲近等情绪。


也就是说,金一定对卡米尔抱有好感。卡米尔如此坚信着。


那么……


有好感就可以试着去发展,可以一起约出来玩,玩多了感情就深厚了,就可以更深入地发展并不纯洁的革命友谊,然后就约会。约会之后送他回家,顺便见过姐姐大人。路上还可以看看房子,选一下新婚的地址。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去提亲,然后就可以结婚啦!结婚了就一定要在格瑞和嘉德罗斯面前炫耀一下,自古竹马不如天降,傲娇不敌无口。我卡米尔可是睿智型人才。


要不是金打断他,卡米尔估计已经想好以后儿子叫什么了。


“卡米尔,我说,我们去那家叫sweet的甜品店吧?好不好?”


“好。”


就说吧,大哥,你马上要有个弟媳了。他温柔阳光美丽可爱善解人意,而且贤惠,一定是个好妻子,婚礼我会邀请你的。


说起来婚礼要做什么样的蛋糕呢?


方的还是圆的?


……圆的好,方便切,而且水果可以多放一点。


眼见着卡米尔又开始神游,金双手扶住他的头:“卡米尔,你是不是不太舒服?生病了吗?没事吧?”


少年温温热热的气息打在卡米尔的脸上,领口开的有些大,可以轻易看见锁骨。


脑海中可以激情飚车但实际上只是一个纯情少年的卡米尔瞬间脸红。


金为什么靠的这么近?他是不是想撩我?他也喜欢我?


“金,”卡米尔抓住金的双手:“我今天回去就跟大哥说。”


紧急准备聘礼,明天就来娶你。


“啊……好啊。”完全没有意识到卡米尔在说什么的金愣愣地答应了。


原来卡米尔家管的这么严吗?连出来都要和家长报备的吗?


两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


当晚雷家大宅鸡飞狗跳。


雷狮:弟弟长大了,跟哥哥抢嫂子了。





埃金的场合




“金,为什么我们两个去吃甜品要带上卡米尔啊?”埃米很不满:“我好不容易才甩开老姐的!”


埃米很生气,把卡米尔带去干什么?当三千八百瓦的大电灯泡照亮全世界吗?


“卡米尔本来就要去的啊?”金懵逼。


合着我才是那个横插一脚的啊?埃米很生气很委屈:“说!你是不是有别人了?当初山盟海誓叫人家小甜甜,现在连吃甜品都要带上那个卡米尔!”


金:天啦噜我不是我没有


金:“都跟你说少看电视剧了,狗血八点档有什么好的?”


埃米:“老姐也看!凭什么我不能看!”


金:“艾比喝苦瓜奶茶你也喝吗?”


埃米:……


埃米勉勉强强:“好吧好吧,明天我来找你。”


哎,差强人意的约会。


哎,三千八百瓦的大灯泡。


哎,追妻路漫漫。


金以为埃米的“我来找你”是“我在店门口等你”。


但没有想到埃米是八点就到他家门口了。


于是两人在金家吃过早饭又去逛了一会才到的甜品店。


注:手挽手出现的。


卡米尔觉得自己和头上的帽子一样绿。


“金,他来很什么?”卡米尔脸色一沉,明显不乐意。


次奥我跟金的约会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打搅别人甜甜蜜蜜谈恋爱天打雷劈啊知不知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男主和女主恋爱逛街订婚结婚都会出现的妄想拆散男女主的恶毒女配!没错就是这样,所以说他跟过来一定不是当电灯泡这么简单。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tbc========

有的话就是两个戏精的修罗场了

也许有吧

[all金]记一次群魔乱舞的拍虫事件

巨型崩坏ooc

完全不科学

依旧是休赛期发生的事

=========

1

这群人良心根本不会痛。


嘉德罗斯冷静地得出了结论。


不,他们根本就没有良心!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堆正在 “ 哈哈哈哈哈 ” 的家伙。


心里想着等老子拿回大罗神通棍,


第一件事就是一棍子砸死你们这群杂碎。


嘉德罗斯不仅生气,而且委屈。


一个九岁幼童怕虫子,


怎么了吗?!啊?!


喂,说你呢金毛渣渣!


赶紧闭嘴听到没有?!

2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谁也没有想到,野炊联谊的时候会冒出蟑螂。


还是某星球上的特产,


南方大蟑螂!!!


感受到恐惧了吗?!


不过这毕竟是凹凸大赛,


大家迅速准备好了应对方式。


安迷修保护凯莉、艾比等几个女孩子撤到后方,


雷狮拎着卡米尔,


卡米尔小小的一只,


在空中晃荡晃荡,


眼睛亮亮的,


把金萌得简直要忘了蟑螂的事。


佩利和帕罗斯顺带银爵埃米等人已经不知所踪。


格瑞看似镇定,但抓着木柴的手微微收紧。


“格瑞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金冲他笑。


但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遗忘了嘉德罗斯。


毕竟堂堂大赛第一怕虫子这种事谁会想到。


即使他是一个九岁幼童。


嘉德罗斯全身僵直,拳头紧紧捏着。


这该死的垃圾要是敢过来,


我嘉德罗斯就一脚踩爆它的狗头!!!


3

总而言之,


顷刻之间所有人散了个干净。


只剩下金、嘉德罗斯,还有格瑞。


“想不到大家居然怕蟑螂啊?”


金搭着手,跃跃欲试地想要上去拍蟑螂:


“对吧?”


格瑞微微点了点头,但眼中写满了天啦噜我不是我没有。


他感觉自己紧张得头发都要软塌塌。


但格瑞想不到,


一边的嘉德罗斯比他更恐慌。


恐慌归恐慌,面子还是要的。


正如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这句话一度被凹凸大赛的众人奉为真理。


于是他貌似镇定自若地回答:


“当然!!!我圣空星的王储——”


话音未落,那只蟑螂它它它


起飞了!!!!!


嘉德罗斯十分惊悚,惊悚到头发简直要冲天。


但他还是打着哆嗦坚持要把话说完:


“王储——


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那只蟑螂开始在空中翱翔,


只见它拐了个弯,


拐了个弯,


朝嘉德罗斯飞去。


瞬间,一声尖叫划破长夜。


4

经过一番战斗,我们的英雄人物——可爱又迷人的金成功打败了蟑螂。


但是英雄总要经历磨难才能镀金。


于是金欲哭无泪地感受着嘉德罗斯树袋熊般的怀抱:


“没想到嘉德罗斯你怕蟑螂啊。”


“闭嘴渣渣!!!”


恼羞成怒的王储把头埋进金的怀里。


但嘉德罗斯是谁,


圣空星之王储,神一般的菠萝头。(不是


他这么一埋,金整个人都不好了。


感觉就像有人在胸口狠狠打了一拳。


金感觉自己要仰天喷出一口血。


他拼着半条命把嘉德罗斯使劲撕下来,


递给格瑞,


好似临终托孤。


5

笑什么笑!!!


重新贴上去的嘉德罗斯埋在金的怀里,


试图用目光烧死唯恐天下不乱的雷狮。


呵,等老子大罗神通棍回来了,


就把你这个杂碎砸到地里,


说不定还能敲矮一点。





—————————————————————




写这篇文就是想告诉某些人

金宝捏爆你的头!!!!!

呵呵呵

[all金]暴力奶妈的日常

●有幻金成分

●有一些设定上的改动

●流水帐

●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感谢!('▽'〃)

1


凹凸大赛有名的暴力奶妈

远近闻名

别人家的奶妈一般是 柔柔弱弱 楚楚可怜

打团战一般在后面开大

放治愈术,瞬间圣光普照

一个字,稳

当然,不是说金不稳

他骨骼比较清奇,和他组队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

一般情况下,是这个画风:

”很好我把它牵制住了!金来给我刷个血!”

……

……

“金?”

……

回头一看,人没了

“金?!!”

“日啊我们的奶妈呢?!”

再一回头,怪已经被解决掉了

身后是抡着十字架的金

“原来矢量箭头还有这种用法,受……受教了”

感觉腿脚发软,差点倒下去

“不是金金金你干什么?!!!”看见十字架对准了自己

矢量箭头瞬间射出,解决掉了遗漏的怪

“没问题啦!走吧!”金收回箭头,分解十字架

“今天中饭吃什么?”

所以说和金组队虽然积分绝对可以拿到,但是需要一颗一百八十斤的牛筋心——来自某位参赛者

2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凯莉小姐对这一现象作出评价

“看似慌的一批,实则稳如老狗”

3

所以,托金的福,格瑞早早练就一颗石头心

毕竟在登格鲁星打怪的那几年可不是闹着玩的

4

紫堂幻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处变不惊

但是他错了

他遇到了金

绑定队友的时候,本来还在高兴有了个奶妈,以及终于不是单独一个人了

过了段时间

他就想抱头痛哭

边哭边狠狠甩自己耳光

“金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奶啊!!!”

大概悲愤交加就是这样的吧

5

对此,金表示:

“啊?!我我我原来是个奶妈吗!”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真没想到,我一直以为那是所有人都会的技能。”

不是

你哪来的错觉

金又补了一句:“我还一直在奇怪紫堂为什么不放治愈术呢。”

6

某次战斗

极其艰苦,具体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

鸡飞狗跳

任务是去呼啸平原

抓鸡

没错,抓鸡

紫堂幻开始关心指定任务的工作人员的智商

真的不是被吃了吗

我看这届凹凸大赛不行

吃枣药丸

7

任务过程一言难尽

长话短说就是金一个矢量箭头过去把鸡系了起来

一只一只一只一只

好多好多只

再一次感叹矢量箭头的多功能性

不愧是触。手系呢(不是

8

当天傍晚

许多参赛者看见了金和紫堂幻一人牵着绳子头

另一个牵尾巴

中间串着一溜儿鸡

不对那根本就不是绳子吧

反正也差不多啦

9

总而言之很羞耻

让人根本不想回忆

金这样说

可是还是不得不去大厅交任务

瞬间吸引了所有目光

他们就这样,带着慷慨就义的气势

悲壮地走向了裁判球

场面太过震撼

以至于不仅有人给他们让道

还有人放起了交响曲

对,说你呢,赶紧给我关掉

金语气沉痛,把鸡递给裁判球:“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它们。”

甚至还抹起了眼泪

感人肺腑

鼓掌鼓掌

10

最后紫堂幻拉走了沉浸在悲痛中的金

并且不打算叫他吃饭

金这么难过,一定吃不下饭了

虽然他并不知道金为什么难过

谁知道

刚刚出凹凸大厅

金一秒变脸:“今天晚饭吃羊肉吧!还有鸡腿!”

戏精本精说的就是你了金

呵,男人

==========

跟标题完全不搭边

感觉写出来没有想象中的搞笑

这篇文章写得我心好累

你有体会过字在眼前但就是找不到的绝望吗

请给我热度,十分感谢(疯狂明示

下面是幻金小剧场:

当天傍晚

许多参赛者看见了金和紫堂幻一人牵着绳子头
,另一个牵尾巴,中间串着一溜儿鸡。

那场面,怎么说呢,特别像爸妈牵着一串孩子逛街。

“原来我们cp感已经这么浓了吗?”紫堂幻推推眼镜,“有兴趣假戏真做吗,金?”

救命紫堂你ooc了!!!

对此,金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叶修x叶修]平行世界

嘿嘿嘿剧毒邪教

旁友一起嗑邪教吗?来啊!造作啊!

星际叶x原著叶

注:星际叶有那么一丢丢的自恋属性,就一丢丢

以[叶修]指代星际叶

以 叶修 指代原著叶

文笔烂QAQQQQQ欢迎指点

光从背后打过来,照得他脸上的细小绒毛都分明清晰,从额前到眼睑都是如雾般朦胧而模糊的一片,便只能看见过分美好的轮廓。

手指轻轻扣击着玻璃酒杯,酒液振荡。他不理会身后的觥筹交错,看着漆黑的夜空。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他心想,只要别让他去跟那些精明狡诈还无耻的老狐狸们交锋,一切都是好的。

身后传来细小声响,他便转身。这时风正从窗间缝隙逃进来,并没有妨碍宴会的灯光落入他眼中,映照着万千星河灿烂。

“[叶修]上校。”

“嗯?”

“元帅在三楼等您。”说着微微错过身。

“我知道了。”

他穿过宴会厅,期间还顺手扶起了一位小姐。[叶修]貌似沉稳的走过去,却在人群看不到的地方翘起嘴角,得意洋洋的样子像一只小狐狸。小狐狸少校抬起爪子开了房门。

“您有何贵干啊?”

[叶修]在话出口的那一瞬便觉得不对,迅速向后连踏两步,拔出腰间短刀做警戒姿态。房门打开,复古落地灯发散着浅黄的光,一切都温和得自然,仿佛刚刚一瞬间的危机感只是错觉。[叶修]侧身向门内走去,全身依然紧绷着。在踏入门内的一刹那,他脑中警铃狂响——

然而为时已晚,尖锐的声音几乎要将他的耳膜撕裂。

他身体一软,无可奈何地堕入黑暗中。

[叶修]醒来的时候,闻到甜丝丝的香气,仿若高楼的雾气弥漫的朦胧的歌声,令人安心。他眼睛还没睁开,待到完全清醒,心中惊疑不定。有人,就在面前。他粗略算了一下时机,瞬间把人拽上床翻身按倒。

“叶秋?!”两个人同时惊诧。

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咳嗽不止,勉强回答:“你这。。咳咳。。这人怎么这样!”

[叶修]松了些手,却仍然把那个跟他长相相差无几的人扣着。也许不应该说是相差无几,确切地讲,是一模一样!

“你认识我弟弟?”

[叶修]对他的冷静暗暗赞叹,又是一愣。“什么你弟弟!明明是我弟弟!”

“抱歉,你可能搞错了什么,我叫叶修——

“你叫叶修!!!”叶少将感到人生受到冲击。

“你不会。。。也叫叶修?”叶修犹豫。

“对啊!”

。。。。。。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

两人同时开口。
“你!”
“你!”

气氛渐渐尴尬。叶修看着身上和他一模一样的青年,不,看这年纪应该是少年。他和他一样,却又不一样。这个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眉眼间都是少年得志的疏狂。他下意识地瞟了一眼电脑中久立不动的君莫笑。

[叶修]也转过去看,吓一跳。“这都几百年前的老古董的怎么还有人用!不对,怎么还能用!”

叶修到底要沉稳些,他开口:“你是哪里来的,怎么会在我家里?”

我!怎!么!知!道![叶修]简直想掀桌子。

两人头脑风暴了半分钟。

“所以,你是某个未来世界的少校?”

“注意,是打败全联盟击退三次虫族大潮全星际无敌手的少校!”

“不错不错,果然哥就算是在别的世界都这么牛。”

“是我牛不是你牛好吗?”

“反正都是同一个人嘛,别计较这么多。”

无耻!不要脸!叶少校试图用眼神表达自己的不满,但对脸皮厚如城墙叶某人没有丝毫作用。

“既然来了,就打盘荣耀呗,正好我还要刷冰霜森林。”叶修刚想伸手拿烟,又考虑到屋里还有孩子(?),又放下了,拐了个弯去拿账号卡。

“荣耀?”

“昂。”叶修换了小号,朝电脑指了指。“要我教你怎么操作吗?”

“当然不用!”

叶修就看着他在那里瞎折腾,顺便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这种独属于少年人的锐利,真是让人羡慕。

[叶修]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冲他喊:“你别盯着我看!”一脸慈爱的样子违和感不要太浓。

五分钟后。。。

十五分钟后。。。

三十分钟后。。。

“我来吧。”叶修快睡着了。

“哦。”叶少将气成了包子脸。怎么想都是电脑的错!都怪电脑!

“我还以为你有多成熟稳重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嘛。”叶修笑,俯下身现场指导荣耀新手。

叶少将天赋不错,一会就玩得挺顺溜了。他那对好像装着星河的眼睛,现在完完全全地被游戏牵引。

还挺帅的。叶修支着头看他,越看越困。

“我好看吗?”叶修被惊醒,听见叶少校冷不丁地这么问了一句,还冲他wink一下。啊,叶领队被星星迷了眼。

-tbc-

旁友一起嗑邪教吗?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感谢!

救命

城色如玉:

求求你们,救救她,帮帮我。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是能帮忙转发一下吗?


这个得了肿瘤的女孩儿是我的同学,住院化疗手术费用一共预计是20万元,我们所在的地区是一个很小的城镇,普遍的收入不超过5000元,更何况她家家庭全靠她父亲一个人打工支撑。


已经走投无路,学校已经尽力捐出了8万多,迫不得已占了tag,如果觉得看着烦心留言,会删。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能不能劳烦转一下,让更多人看到,让这个女孩有活下去的希望。


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愿意去努力。


求你们了。下面是轻松筹地址


http://url.cn/5ffr09x